投稿郵箱:1651397158@QQ.com | 電話:0818-2250711

首頁 行業頻道 天下達州人

愛在青山綠水間

——記四川花萼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創始人周永開

四川花萼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國家自然遺產地的成功創建,凝聚著一位耄耋老人不懈的努力和艱辛。他為花萼山自然保護事業嘔心瀝血、無私奉獻;他鮮為人知的感人事跡和崇高的奉獻精神激勵著世人。青山綠水是他畢生的奮斗和追求,他就是原達縣地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周永開。

花萼山自然保護區于1994年由民間自發組織保護,1996年、1999年先后被命名為縣級、省級自然保護區,2007年4月被國務院正式批準命名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2013年11月被國家遺產辦列入國家自然遺產預備名錄。四川花萼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于華中地區西側,是北亞熱帶地區的典型代表區域。該區地質歷史古老、地層發育完整、地貌復雜多樣、生態系統原始,其自然環境復雜,地質、地貌、氣候、土壤、植被、生物區系和自然景觀資源都顯現出極其豐富的多樣性,其自然綜合體具有重大的科學意義和保護價值。世界自然基金會“Ecoregion.200”、《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行動計劃》、《全國生態環境保護綱要》都已將該地區列入我國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關鍵地區和優先、重點保護區域。同時,該區域是長江中上游兩大一級支流漢江、嘉陵江的發源地和分水嶺,其自然生態系統的穩定性對長江流域中下游地區的生態安全性起著重要影響。

H65A4544

保護區創始人的綠色情結

周永開,何許人也?2013年盛夏,筆者帶著疑問走進了周老的家。85歲高齡的周老滿面紅光、精神矍鑠、平易近人。談及保護區的創建工作,他憨憨地笑笑、連連擺手說:“我沒做什么,我只是做了一個老共產黨員該做和想做的事情。”一句簡單而樸實的語言,讓人難以將他與那個曾經從槍林彈雨中沖出來的英雄形象聯系起來。

周老解放前參加革命工作,194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并成為一名地下工作者,為新中國的解放做出了巨大貢獻。解放后歷任巴中縣委書記,達縣地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等職。1991年離休后他全心身投入達州、巴中等地自然保護區建設及生態多樣性保護事業,并任四川達州市花卉協會顧問、達州市臘梅研究協會會長。先后獲得國家、省級40多項榮譽,中組部2004年授予他“全國離退休老干部先進個人”稱號。

周老文化程度并不高,他甚至不能準確地說出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統、生物鏈這些專業術語,他只知道俯身去扶持身邊的一草一木,悉心去呵護叢林的一蟲一鳥,他篤信保護好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肯定是一件天大的事,是值得他用一生去堅守的信仰,于是他將自己的生命與自然緊緊相融。

周老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他和老伴的工資幾乎都用到了自然保護區建設和山區老百姓公益慈善事業,老兩口一生簡樸,一身泛白的灰藍色中山裝是周老的當家行頭,家中的家具家電多是十多年前的老款式。出門住幾十元的小

旅店,地方領導一般不愿意請他吃飯,因為他總喜歡在飯桌上給他們補補“粒粒皆辛苦”的政治課,飯后還一定會帶走剩下的“美味佳肴”。還是在九十年代初,達州老干局計劃組織離退休老同志外出考察,他聽說此次旅游預算每人大約為4000元,就反復游說,硬是將這筆錢拿到手上并全部用于花萼山植樹造林。

說起周老的綠色情結,源于他的紅色歲月。為了紀念徐向前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大面山打響的“萬源保衛戰”,中宣部策劃拍攝《血戰萬源》。周老退休后主動參與外景地選擇,由此知道并關注了花萼山。為收集資料,他跑遍了花萼山的每一寸土地,海拔2380米的花萼主峰都留下了他的足跡,花萼山奇特的原始矮林、壯觀的喀斯特溶洞漏斗、恬美幽靜的長洞湖、倒流曲折的任河讓他駐足留戀,他認定這一片未被發掘和開墾的原始林地是大自然留給萬源的一筆寶貴財富,極具保護價值。他義無反顧地踏上了保護花萼山的征程,用全部積蓄購買了兩間茅草房作為辦公用房,出資聘請當地老百姓作護林員,正式成立起民間保護組織,一顆綠色種子就此在他心中發芽。

周老保護自然環境有自己的土教材,這些教材都裝在他的腦子里,他明白自然界的萬事萬物都有其存在的道理,他不讓人上山采松籽,他說那是松鼠野猴的糧食;他不準人上山砍樹,他說那是森林的根基;他不許人上山修房建屋,他說那是動物的領地。亂砍濫伐者、盜獵者只要聽說周老來了,絕對躲得遠遠地,因為一旦被他抓到,他會一查到底的。

周老家窄小的儲藏間里珍藏著保護區建立之初的第一塊吊牌和他巡山的拄路杖。簡陋的客廳里最醒目的是一副花萼山大杜鵑花相框和臘梅圖片,他引導下崗工人在花萼山腳下的青溝建起了一座臘梅園,并將該園作為花萼山自然保護區珍稀植物實驗園,設立了野生臘梅保護小區,并組織策劃大巴山臘梅圖冊參加上海世博會,將花萼山的臘梅推向了世界。周老家中陳列的一切物品幾乎都能和花萼山扯上些關系,也寄托著周老對花萼山自然保區的深深情懷。

幻燈封面

DSC01952

DSC02051

H65A2391

37根拐杖和19顆鐵釘的故事

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周老的老伴翻出了一捆棍棒,這是他18年來上山用過的拄路棍,也是他的一部“血淚史”。

為了自己忠愛的事業,周老走遍花萼山自然保護區11個鄉鎮、30多個行政村,51個社,深入老百姓家中宣傳自然保護區條例和相關法律法規,隨著年事漸高,周老仍不舍對花萼山的眷戀,只不過每一次上山隨身多了一根拐杖。周老說:“這些拐杖是我與花萼山自然保護區共同成長的見證。”

1995年的初春,為了對山上冬季資源再一次摸底,周老帶著一名向導從花萼鄉出發徒步穿越,途經國家梁、小窩凼、長池子、九龍池等險要之地,海拔2000多米的萼山之巔在這個季節對外界事物格外排斥,大雪封山,天寒地凍,只剩耳邊不講道理的風聲呼呼作響,真有點“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意味。山路險峻遙遠,走到九龍池時,向導精疲力竭地一屁股坐了下去,當他回頭看周老時,才發現周老大半個身子已陷在積雪中動彈不得,空曠的山頂沒有任何求助手段,向導只好將他丟在原地獨自漫無目的地去尋求救援,當救援隊伍打著火把找到周老時,他已全身凍僵、呼吸困難,救援人員用自制的滑竿將他抬下山時已是第二天凌晨,周老經過緊急搶救才逐漸蘇醒過來。

“第二天我醒來找自己的拄路杖準備下床,發現杖底與以前不一樣了,我提起一看,杖底多了一顆防滑鐵釘。”現在談起這件事,周老握著這根拐杖還不無激動地說:“我的拐杖有19根都有老百姓悄悄釘上的防滑鐵釘,有幾根還有山上的孩子給我刻的祝福語呢!這是花萼山保護區的老百姓對我工作的認可,但更是期望我再上山去!”

自然保護區管護工作有很強季節性,春季采竹筍、初夏挖天麻、秋季采松籽、冬季盜獵是管理工作需要加強的重要時期,特別是采竹筍期間,四面八方的人涌向花萼山,給保護區生態造成極大壓力,保護區管理處都要集中所有人力重點整治,我們稱之為“春筍保衛戰”。2006年的“春筍保衛戰”打響后,年近80的周老拄著拐杖堅持一同上山守護,一天早上,大家都還在熟睡,他早早獨自一人踏著泥濘的小路到野外巡護,不幸一步踩滑,栽倒在近3米高的石坎下,頭部觸地動彈不得,連呼救的力氣也沒有,好在周老長期在山上居住,與村民蔣大兵家的大白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大白狗發現他后不停地嚎叫,引起了蔣大兵老婆的警覺,在大白狗的帶領下發現了周老,當時頭部鮮血直流,早已不省人事。在救護車上醫生予以緊急處理,在萬源市中心醫院簡單搶救后,緊急轉往達州市中心醫院才穩定住傷情,經過三個多月治療后才基本康復。

蒼茫青山更蔥蘢 癡心不改夕陽紅

經歷過幾次生死后,周老的家人責怪他,他卻坦然告慰家人:“你們不要擔心,我這把年紀死在花萼山值得了,死后一定要把我埋在花萼山,李先念主席的部分骨灰都是撒在花萼山的啊”。

隨著自然保護區管理日趨規范,周老年事已高,加之家人也一再阻攔,他堅持每年上山看一看,發現問題及時與管理人員交流。周老不但對自然保護十分上心,對山里人的生產生活也隨時記掛于心。他出資3萬元啟動便民工程,修建了花萼至小窩凼的巡山步道4公里,修建了廖家河至項家坪人行石梯1000多步,改善了村民出行難問題,他協調交通部門解決資金,修通了到花萼山10多公里長的機耕道;他出錢3000元,修建了花萼山微型小學,并掏錢為學校買了一臺微型水力發電機,同時協調教育部門派遣1名老師,如今在這里學習過的孩子有的在上高中、讀大學、有的參了軍,都在不同的崗位上奉獻社會;他掏錢讓花萼山的孩子們組成花萼山宣傳小分隊,走出大山,宣傳花萼山,孩子們扛著周老制作的花萼山小紅旗走出花萼山;他出錢資助數十名花萼山的貧困孩子上學,請放影員到山上給孩子們放電影,使孩子們增長見識,為花萼山人留住精神希望和傳承火種。

周老出資3萬多元在漢中購回了樹苗,后又爭取資金3萬多元在龍王塘種植華山松500畝,命名為“清風林”,現已長成一片郁郁蔥蔥的森林,對龍王塘區域生態修復發揮了巨大作用;2012年,周老再次發起植樹造林活動,組織達州市紀委離退休老齡支部在花萼山種植各類苗木500畝。

“我自己覺得,我還是有點影響力的嘛,我上不了山,我就寫,寫不了,還能說,這項事業一定得堅持下去,這是關系子孫萬代的事。”周老經常閱讀自然生態方面的報刊、雜志,并把好的文章就剪輯下來,已收集了有關動植物、臘梅、林業、自然保護、生態經濟等文章52篇裝訂成冊,復印若干本,送給花萼山自然保護區管理處、萬源市林業局及萬源市人民政府,希望通過這些探索保護區林業的保護和發展。2016年夏天,周老到項家坪中心保護站駐扎9天,與老協管員、當地基層干部一起共商花萼山未來建設管理工作,擬借力萬源市十月紅色文化宣傳月活動,積極策劃籌備在保護區開展文藝表演和紅軍故事編輯。2017年6月,周老與巴渠共運聯誼會再赴花萼山,為自然保護區的保護和發展獻計納策,當他在花萼鄉茍壩子看到建設的花萼山自然保護區科普展示館時,他興奮的說,我們的自然保護區事業就是要這樣的宣傳,就是要人人保護和傳承。

達州市委組織部專門為周老的護林行動拍攝了專題片《守望》,真實反應了他保護花萼山的堅定決心。經過保護,花萼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現有維管束植物179科、876屬、2261種,保護區有查明野生脊椎動物374種,其中獸類64種、鳥類196種,兩棲類23種、爬行類27種、魚類64種,被譽為物種基因庫和生物避難所,眾多生物在這里生息繁衍。前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也欣然為花萼山題詞“花萼天下無”,周永開老人用他的行動詮釋了“花萼天下無”、“花萼精神天下無”,為子孫后代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責任編輯:唐軍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彩99助手 3cp彩票 | 海南彩票 | 盛兴彩票 | bbin彩票 | 众彩彩票 | 众富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