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1651397158@QQ.com | 電話:0818-2250711

首頁 行業頻道 巴渠文化

寫在川東游擊軍光輝歷程展覽開展之際

忘不了這塊紅色的熱土,忘不了這支英雄的隊伍,走進開江,走進長嶺鎮,走進天星寨村川東游擊軍指揮中心舊址,我們這些后來人熱血沸騰心潮起伏……

這是川東革命老區的策源地,這是號稱“第二井岡”川東革命根據地的司令部,這是一塊真真切切的紅色豐碑!

在新編《中國共產黨歷史》一書中,紅軍川東游擊軍成立被記入中國共產黨大事記。該書中把“在川東地區,以王維舟為書記的中共革命軍事委員會,舉行武裝起義,建立紅軍川東游擊軍逐步形成的游擊根據地”,是與“贛東北方志敏、邵武平、黃道等建立的贛東北根據地、隨后擴大形成的閩浙贛根據地”和“鄧小平、張云逸、雷經天、韋拔群等舉行白色起義建立紅七軍”形成的革命根據地并列的全國七個重點農村根據地之一。

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王維舟,這位中國最早在蘇聯受到列寧接見,并親聆列寧教導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這里傳播馬列主義、傳達中共八七會議精神,謀劃走井岡山道路,用鋼槍武裝革命。這里就成了川東革命戰略性的運籌帷幄之地。重要的會議在這里召開,重要的決策從這里作出,重要的人物常在這里聚首。

從這里出發,1928年春,王維舟帶領廣福團總曾敬孫掌握的廣福團練大隊,借助各地團練力量,親自指揮了甘棠、任市的提槍戰爭,利用軍閥矛盾,繳獲了一大批武器,為革命武裝的建立打下基礎。

從這里運籌,王維舟在開江先后建立了普安宣特支、廣福特支,并以廣福團練大隊為主建立了廣福游擊隊(后為川東游擊軍第二支隊),為川東游擊軍以后的斗爭創建了第一支機動靈活的鐵軍。在這里,王維舟、李家俊等早期革命家經過深思熟慮謀劃了武裝暴動的方略,領導和發動了震驚全國的萬源固軍壩起義。調動各方武裝,在川東打響了四川武裝反抗國民黨的第一槍,創建了四川最早的工農紅軍,建立了川東革命根據地。“第二井岡”的名聲大振。隨后舉行的虎南大起義也創下了赫赫聲威。在因敵人多次圍剿和立三路線強令攻打武漢的錯誤而遭遇的兩次慘重失敗后,王維舟和他的同儕們掩埋好戰友的尸體,擦干了身上的血跡,都是又回到這里,回到廣福、長嶺老根據地,回到游擊軍指揮中心,苦心經營,重振旗鼓,再起東山。王維舟在他的回憶錄中說,第二次東征失敗后,是曾敬孫變賣家財,捐助六七十條槍,他才得以“開始組織和發動第三次游擊戰爭”。

川東游擊軍在十分艱難的條件下,堅持斗爭六年多,在川東一帶播下了燎原的革命火種。有了川東游擊軍的存在,才促使紅四方面軍進入四川,并選擇川東作為川陜革命根據地的核心地帶,最終成為全國第二大蘇區。

1933年11月初,川東游擊軍被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三十三軍,為保衛蘇維埃政權,紅三十三軍縱橫弛騁于川陜大地,肩負著最艱苦激烈的戰斗任務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并為紅四軍、紅九軍、紅三十軍成團成營成連建制輸送了大批兵員和干部。他們和川東地下黨組織了數萬人將宣達戰役中繳獲的劉存厚的兵工廠、被服廠、紡織廠、造幣廠等全套設備和物資肩挑背扛地送到了蘇區后方,每天運送人員達1萬名,參加運輸的群眾達200萬人次以上。這些設備和物質建成了紅軍史上最大的軍需工廠,供給了紅四方面軍作戰之需,有的設備還隨紅軍長征搬到了草地繼續生產,供給長征作戰。

長征中紅三十三軍將士以大無畏精神參加了一系列艱苦卓絕的戰斗,作出了巨大的犧牲。毛澤東曾對紅三十三軍軍長王維舟題詞:“忠心耿耿,為黨為國”。朱德也對紅三十三軍功績給予高度肯定:“有著這樣一批本地游擊隊伍,才使入川的四方面軍迅速擴大起來。”徐向前元帥在其回憶錄中說,紅三十三軍“有豐富的游擊戰爭經驗,與當地人民群眾有血肉聯系,在川東一帶有很大的影響。”原國家主席楊尚昆評價川東游擊軍在當時的作用,“川東游擊軍早在紅四方面軍進川的時候就存在的,有點像中共紅軍到陜北一樣,陜北早有一個紅軍在哪里。”

川東游擊軍和紅三十三軍的英雄們用血與肉為川陜蘇區鋪成一條大道。楊克明、李家俊、唐伯壯、雷玉書、李光華、蔡奎、曾萊、覃文、蔣瓊林、冉南軒、張鵬翥、胡洪疆等一大批紅軍將領和革命志士或血灑疆場,或慷慨就義、或蒙冤而去。用生命和熱血捍衛了正義和信念。正如原國防部長張愛萍上將詩贊的那樣,“川東游擊軍,人民子弟兵,先烈灑熱血,育我巴山青”。

萬余人的紅三十三軍在其存在的三年中,三個師中就有兩個遭到張國燾的肅反殺害,被取消建制、改編為紅五軍時,不足兩團人馬。政委楊克明、副軍長羅南輝,以及列入英名冊的官兵3130人和無數無名戰士先后血灑疆場、身埋雪山,為黨和人民的解放事業流盡了最后一滴血。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從大巴山到延安、從延安到北京,王維舟、李中權、魏傳統、李永悌、王定烈、孫繼爭、萬成章、王波、王直哲、劉新權、賀長清等一大批從戰爭中走來的將星和領導干部不僅為川陜革命根據地做出了巨大貢獻。而且為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勝利、為人民軍隊和新中國建設做出了重大貢獻,他們用人生實踐了理想,用奉獻鑄造了品格。

星移斗轉,太多的事情雖已久遠,但都從未走出我們的記憶。那些巍峨的背影盡管有些模糊,但都沒遠離我們的視線。在這片用熱血和忠誠鑄就的土地上,始終流淌著一種歷久彌新代代相傳的紅色精神。

樹高千尺忘不了根!1982年,紅三十三軍中僅存的紅軍師長王波帶一批老紅軍數次重訪天星寨曾家大院,回顧他們一次次在這里聚會的往事,回顧萬源起義后他和李家俊在這里匯報工作,在這里住了八天的那些如在眼前的細節。“這是李家俊在故土巴山的最后八天啊,八天后,他奉調省委,后來壯烈犧牲,再沒能回返大巴山。”說到動情處,老人們慷慨激昂,熱淚漣漣。

人們不會忘記,中共達州市委黨史研究室主任蔣吉平,是他在2010年7月,帶領全市各縣(市、區)黨史辦主任赴開江長嶺天星寨村瞻仰這個紅色圣地,并為之舉行“川東游擊軍指揮中心遺址,川東游擊縱隊廣福支隊司令員曾敬孫故居”掛牌儀式。黃金出土、白玉脫塵、久久光輝、慧眼斯人。

人們不會忘記,達州市人大教科文衛委副主任龔兢業,是他多次為川東游擊軍指揮中心舊址的革命文物保護利用題案呼吁。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著淚水?是因為我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這是一塊紅色的熱土,這是一塊講奉獻講拼搏不勝不休的熱土。腥風血雨中,她為革命撐起一片綠蔭;艱難竭蹶時,她用家產、生命捐獻一腔赤誠。土地革命時,王維舟在這一片率先撐起星火的大纛,解放戰爭中,曾敬孫又于此打出了起義的旗幟。從這里開始,孕育出的英雄的游擊軍,在中國革命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從這里出發,參加埋葬蔣家王朝的紅巖隊伍,讓人們最先看到新中國的曙光。這里的奉獻書寫了老區歷史的厚重,這里的戰斗成就了革命老區的光榮。

在建軍九十周年,紅軍入川八十五周年,和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的三喜之年,以川東游擊軍大隊長、紅軍師政委、開國將軍李中權之子李洋為會長的川陜革命根據地研究會在川東游擊軍指揮中心遺址舉辦展覽,我們這些革命的后來人用文字圖片再現那些英烈先賢,我們用文字圖片承載并傳承無數英烈們的故事,傳承紅色基因,與永久不滅的信仰。通過展覽,讓人們在這個革命紀念地重溫出發時的初心,緬懷先輩功績,弘揚烈士精神,努力去感受十九大開創的新時代中自身沉甸甸的責任與擔當,認真去想想,怎樣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宏偉新目標,在新的征程中繼續前進。

責任編輯:張軼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彩99助手 掌上彩票 | 腾龙彩票 | 全球彩票 | 和彩彩票 | 龙腾彩票 | 掌中彩 |